他50岁身价40亿:60岁手握648家企业 仅投资陈欧就赚了1000倍!

图片 6

真格基金徐小平「所谓创业就是拥抱未来、拥抱未知。我本人对新事物是渴望的,对尖端的创业潮流是热爱的。我宁可相信,绝不怀疑。
」徐小平,真格基金创始人、中国著名天使投资人。多次荣获“最受尊敬天使投资人”,“年度天使投资人”,“最佳天使基金”等称号。在创办真格基金之前,徐小平先生是中国最大教育培训机构——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的联合创始人,与俞敏洪、王强并称为新东方“三驾马车”。投资就是投优秀的人,即使商业模式不好也要投我在投资的时候,不聚焦在某个领域,就是看人。举例来说,互助社群“水滴互助”创始人沈鹏就是一个难得的人才。当听说沈鹏出来创业时,我马上和王强一起请沈鹏出来吃饭,希望投资。沈鹏说他不要钱,他有钱啊,他是美团的联合创始人。Ofo的戴威也是。我自己经常在家里举办大学生创业这类活动,有一次来了二三十个北京的大学生,戴威就在其中,当时他还没有创业。因此,后来,真格投资ofo的过程很快,完全没有犹豫。我们去戴威办公室喝了一杯白水,然后就决定投他。我们对优秀人才的投资不遗余力,即使不看好他们的商业模式。我们不理解,甚至不喜欢,或者知道这个项目不会成功。但假如我们喜欢这个人,感觉是一个优秀的青年人,证明了领导力,我们也会毫不犹豫地投他。天使投资是风险最大的艺术,因为无法验证创业者的领导力和坚持力以及奋斗精神,但能够感知。很多VC最看重商业模式,如果这个模式不好肯定会放弃,但是我们不会,我们作为天使投资总是最后一个退出来,我们要陪创业者走出来。对于当前的创投环境,我认为现在还是创投行业的黄金时期,没有所谓的资本寒冬,中国的创业生态越来越好。如果过去五年是创业的黄金五年,那么未来创业企业的融资还会更多,上市节奏还会更快。目前整个互联网都进入了一个以高科技驱动的、能够更好的满足使用者需求的阶段。实际上,这是一个更加激动人心的创业时代。比如人工智能,毫无疑问,人工智能会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例如对教育的改革,要达到完美需要过程,但这个过程已经开始。我们会在全球寻找来自顶级科学机构人工智能方面的科学家。此前,真格基金投资了很多来自BAT、中科院、清华北大、MIT和哈佛出来的青年科学家。

他,是“2010年最受尊敬天使投资人”、“2011年度天使投资人”、“2012年最佳天使基金”掌舵人、“2013年最佳天使投资人”、2014年凤凰网年度华人经济领袖、2014年2015年连续两届“年度最佳天使投资机构”掌管者、2016年美国福布斯评选的“全球最佳创投人”。

相信很多人都看过邓超、黄晓明和佟大为主演的电影《中国合伙人》,故事的原型是曾经并称新东方“三驾马车”的徐小平、俞敏洪和王强。

他就是最可爱的“天使投资人”、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同时他还担任着中国天使会主席、中国青年天使会荣誉主席、中国证监会基金业协会天使投资专业委员会主席等职务。

2006年,新东方在纽约交易所上市,徐小平实现了当下很多人的梦想——财务自由。彼时,徐小平50岁。

图片 1

后来,徐小平从新东方功成身退,与王强和红杉资本中国联合创立真格基金,自此转变身份,成为了一个天使投资人,目的是为鼓励青年人创业。在他的带领下,真格基金纵横在人工智能、企业服务、医疗健康、文娱体育、电子商务、消费升级及教育等领域。这些年来,他经手投资的明星案例有世纪佳缘、聚美优品、VIPKID、ofo共享单车、找钢网、一起作业等。

图片 2

相对于其他投资大佬的犀利、理性,徐小平反而柔和了许多。他愿意和创业者打成一片,而且几乎每一个项目都亲自站台、亲力亲为,由于他本人的曝光率比较高,话题性非常强,被称为圈内最受创业者欢迎的天使,也被称为“创投圈第一网红”。

图片 3

成为大佬前,也曾落魄

图片 4

徐小平1978年考入中央音乐学院,学习理论音乐,毕业后去北大当了4年老师。期间,他认识了俞敏洪和王强。1987年,徐小平出国在加拿大萨斯喀彻温攻读硕士也是西洋音乐。

图片 5

1995年,新东方的创始人俞敏洪和徐小平在加拿大重聚,当时的徐小平正处于失业状态。他在国外有些落魄,研究生毕业就失业了,想再读个博士竞争的又全是中国人,只能在台湾餐厅、香港餐厅打工维持生计。

图片 6

1996年1月9日,徐小平跟着俞敏洪回国,加入新东方。随后,身在美国的王强也加入了归国创业的行列。2005年9月7日,新东方上市,徐小平成为了仅次于俞敏洪的中国第二富老师,身价至少40亿。

2017年12月12日,又到一年创客日,1600位全国各地创客精英将齐聚中原,带来一场创客·创业·创新的盛会。凤凰网河南从组委会了解到,作为中国创客领袖大会联合主席,徐小平将亲临现场并为大家带来惊喜分享。

后来,徐小平因为与俞敏洪管理理念不合,离开了奋斗10多年的新东方。离开新东方的时候,他走在国贸附近的人行道上,看着身边快速行走的年轻人,突然想大哭一场。他发现每个人都有自己全情投入的事情,而他好像除了钱什么都没有。多年过去,徐小平一直忘不了那种失落。

55岁再创业,走上“天使投资”之路

那时徐小平已经50岁了,已经到了知天命的年纪,他却进入了人生的低潮期。为了对抗这种挫败感,徐小平决定找点事情做。那时,天使投资还是个新鲜玩意。据统计,2005年中国活跃的股权投资机构只有500家左右。徐小平说,当时有两个人点燃了他创投事业的第一把火。

徐小平,1956年生于江苏泰兴,1983年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作为一个学音乐出身的人,他的创业故事除了励志外,还具有非同寻常的传奇性。

第一个是曾担任新东方教育在线CEO的钱永强,用20万人民币投了空中网。2004年空中网上市,钱永强的20万飙升至2000万,他获得了上百倍回报。这使得徐小平感到“羡慕嫉妒恨”,那会儿他有句玩笑式的口头禅——“这**的,赚太多钱了”。他当时对投资就很好奇,觉得赚钱也太容易了。

1987年至1995年,徐小平在美国、加拿大留学、定居,并获加拿大萨斯卡彻温大学音乐学硕士学位。

第二个是新东方合作学校的行政人员洪根强,2006年,洪根强告诉徐小平,他要做中国的Facebook,需要100万。当时仅凭洪根强一句,“我是杭州人,阿里巴巴在杭州”,徐小平就投了,这笔钱可以说是徐小平在投资领域的“小试牛刀”。

1996年1月,他回国建立创业实验田——新东方咨询处,从事出国咨询和人生咨询。作为联合创始人,他与俞敏洪、王强并称“新东方三驾马车”。

其实,离开新东方后的徐小平一直有一个心结。创立真格基金,隐约想证明自己不比俞敏洪差,他想通过做投资,投出比新东方更牛的公司。

2011年,54岁的徐小平离开新东方,创立“真格”天使投资基金,走上“天使投资”之路。

或许当初离开有赌气的成分在,但真格基金的成功,反而给他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这些年,他投了很多让人拍手称赞的项目。在2019年“全球最佳创投人”榜单里,徐小平位居第11,真格基金也被评为“中国十佳天使投资机构之一”。

从音乐到教育,再到如今的投资人,这位创业大咖一路狂奔走到今天,不仅为自己的人生开疆破土,也扶持了一批又一批的年轻有为创业者。

厚积薄发,砥砺前行

徐小平提到自己走上天使投资的道路的原因,是源于多年前的一场“精神崩溃”:2003年,一个新东方的前同事,在一家公司投了20万元人民币,24个月以后,这家公司登陆纳斯达克,20万人民币变成了2000万人民币——两年赚了100倍!“有一句俗话说,能够忍受敌人成功的人是伟人,能够忍受朋友成功的人是圣人。我还不是圣人,看到身边比我穷的朋友突然比我有钱,我精神崩溃了。”徐小平说。

和俞敏洪一样,徐小平一直以梦想导师的形象示人,由于经常接触到创业者,他发现一个找项目的秘诀,与潜在创业者打成一片,和他们建立保持好的关系,让他们知道,要找天使投资,就找真格基金。就这样,他认识了时任北大校学生会主席的戴威,后来戴威创立ofo共享单车时,真格成为其投资方之一。

虽然那时新东方每年分红也不少,但是股东辛苦一年的收入也没有多少。眼看着自己的前同事投入20万,什么都没干就赚了这么多钱,徐小平深刻感受到了私募股权的魅力、天使投资的神秘以及财富创造的伟大。

聚焦于国内创业者还不够,他知道斯坦福大学商学院是美国创业氛围最为浓厚的商学院,徐小平又把目光投向了斯坦福大学,在那里寻找需要天使资金的创业者。

直到2011年秋天,徐小平和王强离开新东方创办了真格基金,那一年,徐小平55岁!

之前在新东方时,徐小平就发现很多留学生手上有很好的项目、很棒的创业团队,但苦于没人投资,徐小平就顺着这一方向寻找项目。

当时,他们在尚未找到办公室的情况下,就迫不及待地扑向了中国创业人才聚集地之一——美国东部高校,启动了一场创业演讲活动。

因此徐小平每年都会花一个月左右时间,前往美国的哈佛、斯坦福、MIT,甚至谷歌办公室做巡回演讲,鼓励中国留学生和在美华人回国创业。

徐小平要通过真格基金为海外学子铺设一道回国创业的彩虹桥,要把真格基金的创业理念、经验、资源和投资,送到创业者的身边。就这样,徐小平和王强组成的这个“高龄创业团队”,走上了天使投资之路。

徐小平在斯坦福商学院演讲时认识了世纪佳缘创始人龚海燕、兰亭集势创始人郭去疾,又在郭去疾的引荐下结识了聚美优品创始人陈欧,这三个项目都于2011年后上市,成为徐小平投资史上很有代表性的项目。

“创业者是永远不会失败的……即使乔布斯,也曾经被他自己创建的苹果公司开除过。”徐小平说,在创办新东方之前,他也曾单独创过业,结果一败涂地,但那次失败为他第二次创业的成功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有了可以总结的经验。

其中聚美优品上市,让徐小平的投资获得数千倍的回报,成为真格有史以来回报率最高的案子。他以18万美元获得了聚美优品10%的股份,而聚美优品于2015年5月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徐小平在这个项目上的收益高达3亿美元,回报高达1000多倍。

霸气爱才,他坚持对创业者“负责到底”

徐小平虽然一直强调,在投资面前,自己依旧是一个学徒,但凭借他选人的眼光和对项目的精准把握,让他在投资领域有了一席之地。2011年,徐小平、王强,联合红杉资本中国,将真格基金带入了全新的时代。资金量迅速扩张,开始组建专业的投资人团队,不断延伸所涉的投资领域,真格也逐渐成为一家专业的投资机构。

徐小平被称为“创投圈最受创业者欢迎的天使”。

更专业,才能走得更远

据说,他投资时从来不看报表,“拍脑袋决策、热脑袋决策”是他的投资风格。而徐小平则称自己是“梦想投资人”,从新东方到真格,他做投资的一个重要原则就是“为梦想投资”,他会坚定地帮创业者守护他们的“创业梦”,并且负责到底。

徐小平也意识到,真格如果想成为一个更专业的投资机构,必须寻找一个专业的CEO。

从企业家转向投资人,短短数年,徐小平已经有了自己的“投资逻辑”——投资重在投人。“我们只投优秀的人,而投人的秘诀在于,相信这个人有能力做成功。”徐小平说,“我们相信创业者比我们懂得还要多,不会质疑可行性。很多VC最看重商业模式,如果这个模式不好就会放弃。但是我们不会,我们作为天使投资总是最后一个退出来,我们要陪创业者走出来”。

经介绍,毕业于斯坦福、出身投行世家的方爱之加入真格基金。和以直觉著称的徐小平不同,方爱之是重规则、理性的人。徐小平的看人哲学,最终被方爱之量化为包括领导力、学习力、视野等在内的13条考评因素,每条10分,总共130分。

遇到好的创业者,徐小平爱才、霸气的一面就会暴露无遗。

方爱之向徐小平建议,“总分能达110的创业者,一定要抓住。”

结识并投资格灵深瞳创始人赵勇就是一个例子。几年前,徐小平在硅谷遇到了赵勇,赵勇计划当年冬天回中国南部一个城市创业,但爱才心切的徐小平等不及了,他直接就给赵勇订了一周后回国的机票和酒店!

后来,真格陆续将曾就职于盛大创新院的顾旻曼、曾任Google大中华区市场部总经理的蒋为、曾任启德国际教育集团副总裁的郑朝予等30多位专业投资人收入麾下,分别负责消费升级、人工智能、生物健康、教育、金融科技等领域的项目投资,投出了VIPKID、找钢网、罗辑思维、依图科技、小红书等独角兽企业。

当时,还有一个打算与真格基金一起投资的公司临时改变了主意,打算撤出。徐小平找到这家公司的负责人说:“你不要告诉赵勇,免得他精神压力大,由我来告诉他吧。”

2011年,在硅谷的一场互联网大会上,毛文超第一次见到徐小平,那时毛文超不会想到,这位在他眼里“平易近人”的老师,日后会成为小红书的天使投资人。

于是,徐小平跟赵勇说,那家公司不投了,但是你放心,我继续加码。

还在斯坦福就读MBA的毛文超,曾把自己的创业想法告诉已任真格基金CEO的师姐方爱之。方爱之听完后跟他说,如果他辍学,她就投这个项目。毛文超没敢立即辍学,创业的想法就一直埋在心里。

对于徐小平看中的创业者,他都会尽全力支持,他始终认为:投资的灵魂就是投人,人比商业模式、市场规模以及发展方向更重要。

2013年6月,毛文超回到上海,创立“海外购物红宝书”小红书。四个月后,还没有正式进行公司注册,也没有产生任何数据的小红书,就获得了数百万人民币的天使轮融资,投资方就是真格基金和徐小平。

另一个例子是快轮科技的刘峰,2014年,刘峰带着“改变人类出行方式”的美好想法,排队见到了徐小平。

至于投资原因,徐小平说,“文超我肯定是要投的,因为他的眼睛炯炯有神。”与毛文超相识多年的方爱之则清楚知道,在真格基金的考评系统里,毛文超就是那种得分超过110的人。

隔着几张桌子,刘峰远远地看着徐小平。“前面几个项目都只聊了几分钟,看来我的希望也不大。”刘峰内心忐忑着,不知道自己的想法能否引起徐小平的兴趣——他想做一款“终极”代步工具。

如今来看,这是一笔极为成功的投资:2018年6月获得阿里领投,腾讯等跟投的3亿美元D轮融资,小红书目前估值超过30亿美元,早已跻身独角兽行列。真格基金从天使轮一路跟进,所获回报相当可观。

出乎他意料的是,徐老师的反馈超出预定的时间,两人越聊越投入,谈话持续了一个多小时。最后,徐老师的助理向他竖了大拇指,“恭喜你,徐老师很喜欢你的项目!”

虽然一路走来,徐小平投了很多明星项目,但总有“马失前蹄”判断失误的时候。他明白,过去的只能过去,但错过的要反思要总结要改变。

最终,刘峰获得真格基金等600万的天使投资,此后陆续在国内推出三款便携式代步工具Eva、Ring和F0。尤其是F0,上线京东众筹,45天筹款2200万元,目前已累计销售约10万台。

遗憾中也有期待

一般来讲,投资人在做选择时首要考虑的是回报率,这是从数学指标上的考量。但是,徐小平却选择了用非理性的标准——他更倾向于用情感来考量。他认为,真格就是要每一笔投资都对投资人负责,要为他们资金的安全率、可能的回报,永远做谨慎的、负责任的,但又非常大胆的操作。

徐小平经常用“心如刀绞”来形容之前错过的投资机会。

高瞻远瞩,坐“第一节车厢”看最壮丽的风景

2012年,因为坚持天使投资人身份,执着于天使轮,真格错失了A轮的美图秀秀。2016年美图上市,估值近50亿元人民币。

近年来,徐小平更看好人工智能领域。

同年,因为同样的原因,真格错失了柔宇科技。2018年8月,柔宇获得最新的E轮融资,估值达50亿美元,折合人民币近350亿元。

徐小平认为,目前整个互联网都进入了一个以高科技(如AI)驱动的、能够更好地满足使用者的阶段。因此,真格基金很早就开始投资包括AI在内的新技术公司。据统计,目前真格基金是中国投资人工智能企业数量最多的机构,这与徐小平本人的认知和判断是有直接关系的。

那是2012年,一个小伙子拿着一片薄如纸的显示屏找到徐小平,希望徐小平投点钱。他们是一群清华本科毕业、斯坦福的博士,还有几个IBM的科学家组成的团队。他们一起辞职出来准备做柔性显示屏,当时项目估值3000万美元,

人工智能本身是各种学科的集合者,涉及大数据、计算机视觉等。对于人工智能的发展,徐小平说,投资人工智能就像投资虚拟的人,比如未来的教育企业中会产生很多的人工智能老师,那就是人工智能教学。而作为人类的教师,以后可以把精力集中在与学生的感情沟通上,因为目前来看机器还不能在情感上取代人。对于投资环境,徐小平表示,现在还是创投行业的黄金时期,我们没有资本寒冬,中国的创业生态越来越好。“如果过去五年是创业的黄金五年,那么未来创业企业的融资还会更多,上市节奏还会更快”。

从投人的角度来看,这个小伙子是非常符合徐小平标准的,但一听项目估值3000万美元,徐小平却迟疑了。当时天使轮投资,平均估值基本都在300万美元左右,投入30万美元能够拿到10%的股权,而3000万美元的公司,同样的30万美元,只能拿到1%。徐小平认为太贵了、不划算,相当于A轮的价格,最终没投。

徐小平判断,基于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模式创新的时代,可能已经过去。“今日的创业者,其实最主要的两点,第一你得是这个问题的解决者,第二你得是解决问题的参与者,你得是参与者里边的领导者,或者咱再说得好一点,人性一点,你得是这个痛点的按摩师,你的手指必须在那个痛点上按摩,你还必须是按摩师里的头牌。”徐小平总结道。

而短短六年,柔宇科技做出了世界上最薄最亮的柔性显示屏。每次听到他们发展的比较好、估值又飙升的消息,徐小平的心情都“宛若刀割”。

作为一个天使投资人,徐小平的价值感来自于时刻感到自己走在时代的风口浪尖上。如果说时代是一辆列车的话,徐小平坚持让自己坐在“第一节车厢”里,这样才能保证自己能看到最壮丽的风景和最激动人心的前方。

虽然心痛,但也知道错失不可怕,关键怎么悬崖勒马。

“天使投资人投的不是远方,是前方!所以我每一笔投资都把我们的生命推向更加激动人心的前方。”徐小平说。

2015年,徐小平提出了一个口号,“From A To A”——From Angle to A
Round,从天使轮到A轮。

作为一个天使投资人,最关心的是创客,最关注的是创投圈,所谓志同道合,便是徐小平和中国创客领袖大会主席姜明的相识相交。这个最可爱的天使投资人曾为首届中国创客领袖大会发来祝贺视频,在视频中他说:“在河南,在郑州,在中国的中原大地,姜明博士发起的创客活动,掀起双创的热潮,相信这对于一亿多的河南人民以及整个中国的腹地,他的创新创业的事业一定会有巨大的促进,巨大的推动!”

他认为,“天使轮,投资人是在黑暗中战斗,投资的项目只是在创业者的脑子里、计划里、电脑里、BP
里,找到最好项目的难度非常大。而A轮时,创业者的项目已经在市场上打仗,投资人能更清晰地看到一些成果和趋势,成功的机率会高很多。”

今年12月12日,徐小平全力支持第三届中国创客领袖大会,将在现场做主题分享,他会说些什么,带来什么惊喜,让我们拭目以待!

从2006年到2019年,真格基金走过了13个年头,从最初凭感觉的个人投资者,到目前拥有30余位专业投资人的团队。真格越来越专业化,投资的轮次也变得多样化。

1956年出生的徐小平今年已经63岁,已到花甲之年。但此时的徐小平并没有像其他同龄人一样选择退休、颐养天年,他依旧活跃在行业的最前沿。他的眼睛依旧散发着光芒,对新鲜事物的追逐,反而更有激情、更有干劲、也更有征服欲。

徐小平是学音乐出身的,他知道,那些作曲家、作家、诗人、画家、导演,他们永远在想着下一部作品。现在他做投资,似乎也有这种艺术家的疯狂,随时准备发掘新的投资机会。但他又很谦虚,认为自己什么都没有,笔者觉得,或许就是他愿意归零的这种心态,才能让他所向披靡吧。

安迪格鲁夫那句话用在他身上挺合适的:“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我们也期待着,花甲之年的他,投出更多的好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