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已经开始分叉:中国向左 美国向右 – 比特币资讯网(Bitcoin86)-读懂区块链与数字货币-区块链技术-区块链产业服务平台

在当前的区块链公链体系中,有三大当红项目Algorand、Dfinity和Thunder,因其创始成员来自美国著名大学教授,均以独特的学术见解和创新的科学方法来提升区块链的去中心化程度、安全性和交易性能,试图破解区块链领域中著名的“不可能三角”难题。这些项目为新一代的区块链创新技术研发提供了崭新的思路和解决途径,虽然此三个项目还没有实际公开上线运行,但已经引起了各方的密切关注和大量讨论。随着对这三个项目的深入调查和研究,我们有了进一步的理解,特此撰文分享我们的一些思考和见解。根据具体的技术分析,我们认为:(1)Algorand可能无法达到所宣称的高性能,且其去中心化特性存在潜在问题;(2)Dfinity和Thunder在安全性和性能上都存在较多疑点;(3)因三者均没有实际公开上线和工程落地,是否真正解决区块链的“三元悖论”存疑。此外,值得关注的是,这三个项目都没有公开相应的token激励机制,我们认为会制约参与者的积极性,进而影响其公链的生态发展和实用价值。同时,其容量的限制和网络通讯的低效,都会制约其规模应用和实际使用的落地。

Algorand,图灵奖获得者Silvio
Micali发起的区块链项目,号称要解决区块链的不可能三角问题。然而,在被证实能解决区块链的不可能三角问题前,Algorand却深陷舆论泥沼:代币私募成本0.05美元,首轮拍出2.4美元天价,私募机构大赚48倍;上线交易所后,币价一路下跌,最低时较发行价已破发76%;荷兰拍卖加回购期权设计被业内人士质疑为是图灵奖级别「资金盘」;如今,打着Algorand旗号的真实资金盘开始出现,第二期代币拍卖也越来越近……通过大量研究,链捕手(ID:iqklbs)对Algorand及其模式进行分析,探究明星项目Algorand陷入争议的原因。「我昨晚上做梦,梦见ALGO涨到了2美元,结果醒来,发现又跌了」。Algorand交流群里,有人这样说到,大家哭笑不得,纷纷调侃,「又被Algorand套傻了一个」。6月19日,图灵奖得主SilvioMicali光环加持的明星项目Algorand开始了第一次ALGO代币荷兰式拍卖。最终,
2500万枚ALGO代币以2.4美元的价格全部出售,较私募价(0.05美元)上涨48倍,成功募资6000万美元,成为2019年迄今为止募资最高的几个明星项目之一。拍卖结束后,火币、OKex、币安等交易所纷纷宣布上架ALGO,为了抢先一步上线ALGO,火币甚至不惜修改规则,将ALGO的开放交易时间提前至21日10点半,领先其他交易所。开盘后,ALGO持续大涨,22日上线币安后,冲高至3.44美元,当大多数人都期待「ALGO
TO THE
MOON」,ALGO调转方向,直线向下,从图灵奖项目走向「TO零」,从6月22日最高点的3.79美元到最低点0.557美元,一个月内最高跌幅达到85%,即便相较拍卖价也跌去了76%。Algorand,一个世界级的区块链项目为何从引领区块链革命,沦为散户眼中的「割韭菜」骗局以及部分专业人士眼中的「资金盘游戏」?
Algorand:图灵奖获得者入局区块链Algorand诞生于区块链的不可能三角问题。区块链不可能三角指区块链项目无法同时兼顾去中心化(Decentralization)、可扩展性(Scability)、安全性(Security)这三项要求。例如比特币可扩展性低,但是其去中心化和安全性非常强;EOS
通过超级节点保证了安全性和可扩展性,但仅有 21
个超级节点把持区块链出块,权力过于集中,牺牲了去中心化;不可能三角严重制约了区块链的发展,使得区块链行业难以大规模进入商业领域。在区块链因不可能三角问题深陷技术困境的时候,麻省理工学院的
Silvio Micali 教授发起了区块链项目Algorand。相比起 MIT
教授的身份,Micali 更有名的身份是密码学家与图灵奖得主,他曾在 1986
年联合创作了第一篇零知识证明理论的论文。Algorand
由「algorithm」(算法)和「random」(随机)两个字组合而成,这也基本概括了它的最大特点:用算法随机产生出块和验证节点。Algorand
首席密码学家 Gorbunov 说,「为了解决去中心化的问题,Algorand
创新地引入了秘密自我选择机制,每一个用户都可以公平地参与进入委员会的加密抽奖,最终是否成为委员会成员只有用户自己知道。」通过加密抽签技术,Algorand
在持有用户中随机选择共识节点,无法事先预知是哪些人会被选中,从而避免了中心化的倾向。同时,验证委员会成员由VRF加密抽签随机选择,只有被选人自己知道,并且只有当区块被广播了才会暴露验证者的身份,每一轮的区块提议者都重新使用
VRF
进行加密抽签。将VRF(可验证随机函数)引入公链,这是Algorand的独特创新,增加了随机性以及不可预测性,从而加强安全性。最后,Algorand
建立了一个加密抽奖形式来决定参与广播区块的委员会成员,每次抽奖只需要大约一微秒,而且所有抽奖独立操作,互不干扰。候选人群组大小的期望值是一个常数,和网络规模与用户数不成正比,从而保证可扩展性。Algorand首席科学家陈婧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Algorand的TPS性能未来与VISA相当。根据代码审计团队InCodeWeTrust团队出具的代码审计报告,Algorand代码结构良好,功能清晰,可重用性和可测试性得到了很好的支持。最近,
Algorand 基金会宣布,稳定币公司 Tether 将在 Algorand
网络集成和开发稳定币
USDT,也表明Algorand在技术上得到了认可。但致力于解决不可能三角问题的技术创新公链并不算少,为什么偏偏火的是Algorand。相对于其技术本身,Algorand最被人熟知的还是其创始人图灵奖得主的身份,以及采取荷兰式拍卖(DutchAuction)和看跌回购期权设计,这也让Algorand被一些业内人士称为图灵奖级别的「资金盘」。
图灵奖级「资金盘」?荷兰式拍卖,又称减价式拍卖:在每次拍卖中,都有固定数量的
ALGO 在固定的时间内可供拍卖。拍卖过程中,ALGO
拍卖竞价由高向低依次递减,直到一个人应价拍卖成功,所有出售的 ALGO
都以拍卖的结算价格出售。Algorand准备分5年以荷兰式拍卖的方式将30亿枚ALGO投入流通,每次拍卖2500万,一个月两次,一共120次拍卖。代币在拍卖结束后即流通,不会锁仓。在拍卖过程中,ALGO的价格从10美元按照时间线性递减,直到将供应量全部的2500万枚卖出,达到清算价格。Algorand
基金会在公告中表示,选择这种代币出售方式的原因主要有两个,旨在实现公平原则:「无国界经济的一个核心原则就是公平。我们认为,决定ALGO价格的应该是市场,而不是我们。我们发现荷兰式拍卖机制能够实现公平原则,主要原因有两个。首先,因为在每一场拍卖中,每一个人购买ALGO的价格都是一致的;第二,因为价格是由市场决定的。」市场中的投资者如何决定价格?主要考虑两点,一是投资者的回报预期,二是风险偏好。想要拍出更高的价格,需要让投资者对ALGO
产生高收益的预期,同时提高他们的风险偏好。为了做到这两点,Algorand推出了一项图灵奖式的天才设计——退币权。如果ALGO在
1 美元以上被卖掉,那么所有投资者(即 1
美元以上的拍下者)都可以在一年后获得 7
天的退款时间,在这个时间内,可以退换 90% 的资金;如果价格低于 1
美元,买家可以以结算价格减去 10
美分退还他们的ALGO代币。这相当于同时赠送了一个Put
Option(看跌期权),极大地增加了投资者的风险偏好,反正未来保本90%,用10%的损失去博更大的收益,何乐而不为?对于Algorand而言,不仅促进了ALGO的认购,同时给自己创造了10%的套利空间。Random
Capital合伙人刘毅认为,Algorand采用的荷兰式拍卖给行业造成了混乱,项目方这么做转移了投资者的注意力,会使得投资人将精力用在套利这些机制研究上,给行业带了一个不好的头。Primitive
Ventures
创始合伙人万卉则将Algorand称为图灵奖级别的「资金盘」。「通过一个价格机制的设计,Algorand成功地引导了参与交易双方的预期,真的是非常巧妙的博弈设计,第一次可以称得上是加密经济学了。最终需要支付多少的回购,其实反而有限,只要卖家知道「我永远可以在一年之内90%保本」。有效的预期的管理才是真的魔力。」她认为,Algorand最厉害的地方Put
Option为ALGO价格设置了一个硬底,只要价格下跌超过10%,参与拍卖的人会去买,因为可以以更高价格套利。但事实上,退币权的存在并没有给ALGO带来价格支撑,反而是持续大跌。当然,仍有不少人认为ALGO迟早会上涨至接近拍卖价的价格,但随着大量私募代币流入市场,拥有退币权的币种份额占市场流通量的占比会越来越低,随着拍卖参与方逐渐从市场回购代币,ALGO价格或许会迎来小幅上涨,但其总体购买需求相对市场流通量并不高,如果有散户试图在退币前一段时间大量购买埋伏并等着涨至接近原拍卖价的价格,除非项目方主动拉盘,结果可能只会越套越牢。谁在坐庄?谁在买单?2018年2月,Algorand项目立项之初就成功募集到了一笔400万美元的种子轮融资,投资方为硅谷知名风投Pillar和联合广场风投(USV);7月测试网上线后,Algorand在10月份宣布完成了6200万美元的股权融资,投资方涉及到多家国际投资集团,覆盖了风险投资、加密货币和金融服务社区的广泛全球投资团体。根据官网显示,Algorand一共获得了包括招银国际、新湃资本在内的32家机构的投资,他们的成本仅为0.05美元,锁仓2年,每天解锁730分之一。作为ALGO的私募投资者,他们有动机参与拍卖,提高拍卖价格,从而赚取更多利润。ALGO第一期拍卖的价格结束于2.4美元,而其私募价则为0.05美元,这意味着,私募投资者一开盘就已经获得了48倍的回报,赚得盆满钵满。参与ALGO拍卖的投资者,同时收获一份看跌期权,即使卖掉ALGO,仍享有退币权。对于拥有退币权的人来说,ALGO大跌反而是他们乐于见到的结果,跌得越惨,他们可以以更低的价格回收筹码。参与拍卖的私募投资者可以在ALGO价格较高时抛售手中的代币,将ALGO价格砸下去,再以低价回购,到时候利用手中的Put
Option将低价收购回来的代币高价出售给项目方,实现连环收割。此外,Algorand机构投资者不仅享受超低的私募价格,同时他们也是超级节点,享受永久收益权。根据Algorand
investors materials显示,每个超级节点价值 200
万美金,享有永久收益权和投票权。超级节点帮助 Algorand
的运行,从而获得收益权,分别在两个时间段发放第一阶段 0-2
年,收益就是释放价值 200 万的代币。第二阶段在 3 年以后,收益来自于
Algorand 全网的手续费分红,具体数额根据Algorand
网络实际运营情况而定。不过第二阶段收益有很多条件需要满足,包括为共识协议分配足够的带宽和存储空间,并为其节点提供
99.99%的可用性保证。超级节点稳赚不亏,那么为这些机构大户接盘,抬轿子的人是谁?仅仅参考大多数国人不能用的搜索引擎Google,根据Google
Trends显示,Algorand的搜索热度90%集中在中国,其它热门地带也是亚洲地区为主,而美国搜索热度仅为中国的3%。从交易数据上来看,ALGO的交易量也主要集中在以中国用户为主的交易所。最近,一个打着「阿拉贡生态」名号的资金盘开始出现,其套路和传统资金盘如出一辙,存币生息,文承诺质押
5000 个
ALGO,日收益可达1.1%,活动期间,三天收益最高可达26%。然而,Algorand
官方表示目前并没有发布任何生态计划。真能解决不可能三角?抛开模式不谈,在技术层面,Algorand能否真能打破区块链不可能三角仍然存疑。分析其具体工作机制后,区块链研究专家Larry在《三大热门公链项目Algorand、Dfinity和Thunder共识体系的技术分析》中指出Algorand本身存在一些问题:首先,签名数据庞大,造成存储浪费并影响性能。Algorand使用VRF来确定提案组与验证组,这个方式充分发挥了VRF的可验证性优势,但是Algorand进入验证阶段后,由于使用了可扩展的拜占庭容错算法,使得Algorand的验证组规模必须比较大(2000~4000人),这将导致签名数据异常庞大。严重浪费存储和容量,不仅造成存储浪费,而且更影响性能。其次,算法对于网络带宽要求极大,个人用户很难参与,严重影响去中心化特性。在实验环境中,Algorand需要让区块达到10M大小,才能达到125倍比特币的性能,10M区块大小意味着要求节点的网络带宽峰值至少需要80M才能承载,这对目前一般用户非常困难,影响了系统的效率和去中心化特性。最后,Algorand不具有强的输出公平性保证。保证公平性(Bias-resistance)能够确保协议的输出不被敌手操纵,然而Algorand为了选择提案者使用了一个有些偏向的随机性,使得那些需要真正随机均匀分布的应用不适合采用该协议。总的来说,Larry认为Algorand的VRF和加密抽签后验性给出了一个能较好解决「三角悖论」的设计思想,但其在验证环节的设计更偏单纯的学术化理想化,导致其对网络流量、有效通讯数据等实际工程落地思考不够,严重影响了公链运行性能、节点网络规模、账本存储容量和去中心化程度。透过Algorand,我们不禁反思什么样的项目才是真正的优质区块链项目?在「涨了是区块链革命,跌了是区块链骗局」的K线丛林世界里,散户眼中,一个好的区块链项目最重要的不是要做事,而是会拉盘。技术不能直接拉盘,「模式」创新成为了所有区块链项目拉盘求生的稻草,连Algorand这样的技术项目也不能免俗。在没有真正创造价值前,二级市场不过只是一个纯粹的零和游戏,私募投资者大赚48倍,总得有人要为其买单,当「图灵奖」也被质疑变成了「韭菜刀」,我们又能相信谁?本文
来源:链捕手

世界有两大互联网生态,一个是美国构筑的,当中的互联网公司有苹果、谷歌、亚马逊、脸书、雅虎等;另一个是中国构筑的,当中互联网公司有阿里、腾讯、百度、京东等。这两大生态占据了全球互联网十强。其实在互联网发展的早中期,两大生态没有什么界限。但进入中国的美国互联网公司节节败退,从早期的雅虎、ebay,到后来的微软message、谷歌,或因经营不善、或违反中国法规纷纷退出中国内地市场。尤其是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两大生态的互联网产品已经进化出不同的路线。中国没有INS、telegram;美国没有共享单车、二维码支付。就连原本相似的产品也越走越远,比如微信和脸书、推特和微博。中美互联网的“分叉”关键点是2010年谷歌退出中国大陆,时间点已经是互联网进入中国15年、互联网TCP/IP协议发明37年后。而在区块链领域,区块链还未成熟,中美就出现了分叉。比如近日,纳斯达克公布与BTC和ETH相关的两个指数,分别为Bitcoin
Liquid Index(BLX) 和Ethereum Liquid Index(ELX),两者均由Brave New
Coin发行。——这在中国大陆资本市场最近几年都不会做的事情。又比如近期,比特币闪电网络发起火炬传递计划,发起人是挪威人,但海外的区块链知名人物都加入到了这次传递,主要是美国人。但这个活动并没有像“冰桶挑战”那样传到国内。国内非币圈的区块链从业者对此相对冷淡。从2019年中美区块链的大事就就能感觉到明显的不同:从2008年中本聪发布比特币白皮书算区块链技术的诞生,一直到2017年结束,乃至2018年上半年,中美区块链的发展都趋同,但从2018年,尤其是下半年开始,中美区块链出现了越来越大的不同。此时,区块链距离诞生不到10年,远未成熟。中美区块链的分叉比互联网还来得早一些。一、
监管:不同的不仅仅是对加密货币的态度中美两地对区块链的监管目的接近:一方面是保护投资者防范金融风险性;另一方面,发展区块链技术。但监管思路差异巨大。首先是监管机构不同。中国视区块链为一种信息服务技术,和互联网比较接近,因此监管主体为网信办。今年1月10日,网信办发布《区块链信息服务管理规定》,明确了其监管主体的职能。而对于区块链可能带来的金融风险,则由中国人民银行进行监管。美国将区块链视为一种金融科技的工具,因为其加密货币的融资行为和证券融资接近。去年7月,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表示加密货币的发售”受联邦证券法的管制”,
SEC(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和CFTC(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当仁不让成为监管机构。而美国的区块链从底层技术到应用,大部分项目都会伴随加密货币的产生,并且进行发售融资,因此会受到SEC及CFTC的监管。因为主体的不同,其监管内容、监管技术以及对加密货币的态度也均不同。中国的监管内容核心是规范区块链信息服务活动,美国是监管融资及交易行为;技术方面中国采用备案制进行监管,美国则沿用证券发行的注册制;对加密货币,中国不允许融资,美国可以在《证券法》的许可范围内融资——逐渐演化成STO模式。二、
应用:中国重落地
美国重交易因为监管的不同,中国区块链倾向于所谓“无币区块链”的发展。事实上,中国监管机构并没有明确禁止区块链token的使用,只是禁止用来进行融资及对外流通。但谨慎起见,中国的很多区块链项目不碰“token”,即便发行了token,也因为不能流通再不能被称为“加密货币”了。因此,提及token,中国和美国概念的内涵已经分叉。不发token,最适合的场景就是联盟链了,无论是北京互联网法院联合百度开发的“天平链”、国税联合腾讯开发的“税链”、蚂蚁金服的“双链通”、京东的“至臻链”都是联盟链应用。不发token,更断了项目方用token融资的念想,中国区块链在应用方面走起了传统项目融资的“套路”——先应用,后融资。反观美国应用层项目,仍集中在游戏、博彩、交易所等,其应用的出发点是数字资产交易,因为上述类型应用发行的加密货币流通性较好,从链的公开性区分,美国的应用大部分是公链。联盟链的节点通常是2B的,这也和美国区块链应用仍然2C有别。中、美在区块链应用方面的差异也影响到专利的申请情况。截至2018年年底,中国申请区块链专利4435件(全球占48%)、美国申请1883件(全球占21%)。中国的专利集中在实用新型方面,美国集中在发明方面。(数据来源:信通院)总之,中国区块链目前集中发力点在落地应用,美国仍趋向于数字资产的流通。目前阶段,还难以判断将来中、美区块链在应用层的分叉会否殊途同归。但存在这种可能,区块链本身是深层次的变革,它包含很多层次,分布式账本、价值传输网络、通证经济模型、资产的数字化,是逐步深入的过程。中国的联盟链应用更多集中在分布式账本层面,随着区块链和数字化技术的完善,价值的流动有可能会被允许。三、
技术:中国要性能
美国要创新中国的区块链技术核心是服务于实体应用,而美国的区块链技术仍然致力于解决区块链的底层问题。这造成中美区块链在技术方面的发展侧重点不同。过去一年,美国出现了三个底层技术让业界眼前一亮的项目:Algorand、Dfinity和Thunder,它们都致力于通过不同的算法解决区块链不可能三角问题。而中国过去一年出现了一些较为出色的区块链应用平台:迅雷链、百度超级链BAAS、蚂蚁区块链BAAS、腾讯区块链BAAS等,它们更多致力于解决区块链高性能问题。比如迅雷链可以实现百万TPS,其他平台也都是数万数十万级TPS。而上述的美国区块链项目Algorand、Dfinity和Thunder虽说要解决不可能三角,但其对性能的要求不如中国这些区块链平台那样极致,仍是数千级别的TPS。究其原因,中国的区块链平台是希望能够真正解决真实世界高并发的问题。在共识算法的选择上。2018年美国区块链项目大都沿用POW和POS共识,EOS的DPOS都被很多从业人批评不够去中心。而国内的区块链平台,为了实现高性能,普遍使用PBFT这样的共识机制。区块链技术的开发主体也不同。Algorand、Dfinity和Thunder都是大学教授做出来的,而国内的区块链平台都是传统科技企业建立的。如此不同的区块链环境,究竟谁能胜出。在互链脉搏看来,中国更加重视区块链的应用落实到实体经济,是当下阶段区块链发展较为缺失的短板。区块链不能是空中楼阁,无源之水,如果不能赋能实体经济,其交易价值得不到支撑。而区块链之所以被认为是价值互联网,因为其链上资产可以被交易,价值得以更快速高效流通。美国重视链上资产的交易监管,将给中国提供这方面的监管经验。(互链脉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