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互联网法院 首次确认区块链电子存证法律效力 – 比特币资讯网(Bitcoin86)-读懂区块链与数字货币-区块链技术-区块链产业服务平台

据了解,在4月25日杭州互联网法院发布的“2018年知识产权十大典型案例”中,一桩与区块链电子存证有关的案例入选其中,这也是全国范围内首次对区块链电子存证的法律效力进行认定的案件。案件中,原告杭州华泰一媒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下称“华泰一媒”)为了证明被告深圳市道同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下称“道同科技”)在其网站上发布过原告享有著作权的相关作品,利用第三方区块链存证平台,对侵权网页进行了自动抓取及侵权页面的源码识别,并将该两项内容和调用日志等证据打包压缩,计算成哈希值上传到Factom区块链和比特币区块链中。原告华泰一媒认为,被告道同科技侵害了自己的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最终,杭州互联网法院认可了华泰一媒提供的区块链电子证据的法律效率,并据此作出道同科技赔偿华泰一媒经济损失的判决。“应秉承开放、中立的态度进行个案分析认定”,杭州互联网法院在入选理由中写道,以区块链等技术手段进行存证的电子数据,需具体结合区块链技术用于数据存储的技术原理来看,并以电子证据审查的法律标准为基础。此外,杭州互联网法院还提出了四个审查要素,来具体分辨什么样的区块链电子存证才具有法律效力。首先需要审查的是电子证据来源的真实性。例如,在上述案件中,法院认为第三方存证平台部署在通用的阿里云服务器中,并获得网站安全一级认证证书等行业认可,除有相反证据否定之外,该网站应被认定为具备进行电子数据生成的安全环境。从技术上来看,第三方存证平台为了对目标链接进行网页抓取和源码识别而自动调用的puppeteer和curl程序,也具有公开性和普适性,且一系列操作过程按照预设的程序由电脑自动完成,取证、固证的整个过程被人为篡改的可能性较小,因此生成的电子数据来源可信度较高。其次需要审查的是电子数据存储的可靠性。区块链作为一种去中心化的数据库,是一串使用密码学方法相关联产生的数据块,每一个数据块中包含了一次网络交易的信息,用于验证其信息的有效性(防伪)和生成下一个区块,具有难以篡改、删除的特点。具体而言,区块链网络上某节点会对一个时间段内所产生的数据打包形成第一个块,并将该块同步到整个区块链网络,其他节点对接收到的块进行验证并添加。其他节点亦以同种方式添加,形成块与块相连的区块链。故除非极值的算力,否则难以对区块链中的数据进行修改。杭州互联网法院认为,区块链是一项相对可靠的能够保持内容完整的技术。第三还要审查电子数据内容的完整性。杭州互联网法院指出,区块链技术本身仅能确保已上传到区块链中的电子数据具有完整性,在涉及多个区块链时,审查各区块链中所保存的数据是否一一对应非常重要。审查时,一方面要进行哈希值等数值的验算,确认已初始上链的电子数据系涉案侵权文件所对应的电子数据,且数据完整未修改;另一方面还要审查各区块链中所对应的涉案电子数据是否一致。例如,在上述案件中,杭州互联网法院对FACTOM区块链存放内容和CHAIN
ID、区块高度等与比特币区块链中的存储内容进行了验证,确定数值一致后,才做出区块链中存储的内容完整、未被修改的认定。最后还要审查电子证据间的关联性。杭州互联网法院认为,通过第三方存证平台自动抓取所形成的电子证据清晰地反映了电子数据的来源、生成及传递路径,其包含的各项信息与其他证据的关联性、与区块链存证所反映的时间戳信息的逻辑关系,能够进一步印证电子数据的真实性。在上述案件中,自动抓取程序所反映的抓取开始和完成的时间差以及数据生成和上传至区块链的时间差均在数秒之内,被认定为能够佐证固证、存证方式的可靠性,从而形成较为完整的锁链,最终认定电子证据的法律效力。综上,杭州互联网法院认为,该案中的区块链电子证据能够有效证明侵权事实,据此作出道同科技赔偿华泰一媒经济损失的判决。宣判后,双方当事人均未提出上诉,本案已生效。

“区块链”与普通人的生活越来越近。昨天,杭州互联网法院在一起侵权诉讼中,对采用区块链技术存证的电子数据的法律效力予以确认,这是我国司法领域首次确认区块链存证的法律效力。这本是一起普通著作权纠纷。著作权人都市快报社独家授权给专业维权单位即原告华泰一媒公司的作品被深圳某公司转载,原告起诉要求赔偿侵权损失。赔额才4000元,受理费更少,被告18元,原告7元;然而关注此案的人却层次非常高:法学专家、政府官员、投资圈。与以往不同的是,原告提交的证据并非传统的侵权网页公证书。原告通过第三方存证平台,进行了侵权网页的自动抓取及侵权页面的源码识别,并将该两项内容和调用日志等的压缩包计算成哈希值上传至Factom区块链和比特币区块链中。该种以区块链技术作为电子数据存储、确保数据完整性的方式,是互联网技术与电子数据存证的新融合。区块链采用密码学保证已有数据不能被篡改。也就是说,把网页截图、源码“装”进区块链,实现了存证固定,达到了难以变更、不可逆的程度,自然成了证据中的“香馍馍”,但这同时对法院证据审查能力提出更高要求。“既不能因为区块链等技术本身属于当前新型复杂技术手段而排斥或者提高其认定标准,也不能因该技术具有难以篡改、删除的特点而降低认定标准。”承办法官介绍说,该院结合区块链用于数据存储的技术原理,通过审查电子数据来源的真实性、存储的可靠性、内容的完整性等,对区块链电子存证的效力认定确立了一套完整的审查方式。作为原告,华泰一媒表示,法院对区块链存证技术的认可,将大大降低司法过程中的证据保全成本。区块链存证技术获认可后,华泰一媒在发出律师函的同时已对侵权证据做了有法律效力的存证。即使侵权方删除也无法消除之前在互联网上的侵权证据。杭州互联网法院承办法官则表示,“区块链作为一种去中心化的数据库,具有开放性、分布式、不可逆性等特点,其作为一种电子数据存储平台具有低成本、高效率、稳固性的优势。”这是我国司法领域首次确认区块链存证的法律效力,被互联网专家、法学专家评论认为具有划时代意义。(杭州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