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IEO,是牛市前兆,还是 “比谁跑得快”的击鼓传花?

图片 1

今年1月,币安重启Launchpad,拉开了交易所竞相推出IEO的大幕,也掀起了一阵投资热潮。BTT火爆,BNB大涨,眼看币安吃了螃蟹,其他交易所也不甘错过。火币随后推出了Huobi
Prime和Prime Lite、OKex推出了OK
Jumpstar、Gate推出了Starup、Bitfinex、Kucoin、BitMax等交易所也相继推出了各自的IEO平台。根据1CObench的不完全统计,2019年上半年有158个项目上架各种IEO平台,累计融资金额达到14.28亿美元。有观点认为IEO可以帮项目方完成融资并促进流通、为交易所双收名利、让投资者从好项目中获益。表面来看这是三方共赢的商业模式,那么数据背后的真相也是如此吗?PAData抽选了币安、火币、OKEx、Gate.io和Bibox这五个不同量级交易所的IEO交易数据,以观察IEO背后的项目方、交易所和投资者。PAData
Inghts:1、截至7月15日,2017年以来,全球共有198个项目完成融资14.92亿美元。其中今年Q2共有128个项目上架,占总量的64.65%。2、币安Launchpad上平均每个项目的融资额约为1337万美元,是所有IEO平台中单个项目融资额最高的平台。3、参与币安Launchpad项目的投资者平均首日最高收益最多,其次是参与火币Prime项目的投资者。4、所有IEO项目上架首日剧烈震荡,首日最大振幅与该币历史日均最大振幅相差约11倍。5、所有IEO项目代币的历史盈利倍数区间均值约为7.63倍。6、OKEx和Gate.io的IEO项目历史盈利区间中值要低于首日盈利区间中值,这显示了更浓烈的投机色彩。7、所有IEO项目的流通深度大致接近,相当于每个IEO项目上架1个交易所平均会流通2个交易对。8、大多数IEO项目对首发交易所的依赖性很高,平均有约66.13%的交易额来自首发交易所。9、交易量与平台币币价都无显著相关性,这意味着如果IEO项目带动了平台币币价上涨,那动因可能来自IEO的对平台声誉的广告效应,而非IEO代币所创造的业绩。总融资额约达15亿
今年Q2集中爆发根据1CObench的不完全统计,截至7月15日,2017年以来,全球共有198个项目上架IEO平台,其中136个项目已经结束,共计实现融资14.92亿美元。另外还有50个项目正在进行中,12个项目即将推出。从已有统计来看,Latoken
Launchpad上架IEO项目最多,共计44个项目,总融资金额约1222万美元。其次,Probit、Coineal、p2pb2b上架的IEO项目也较多,都超过了10个。掀起此轮IEO热潮的币安总共上架了8个IEO项目,融资总额超过1亿美元,平均每个项目融资额约为1337万美元,在所有IEO平台中单个项目融资额最高。而在所有平台中,实现融资总额最高的则是Bitfinex
Launchpad,4个项目总融资超过10亿美元,但其中Bitfinex自己的平台币LEO就完成融资10亿美元,相当于剩余3个项目每个融资额仅约166万美元。实际上,IEO并不是今年的新事物,早在2017年就已经出现了这种融资方式,但当时更多项目选择了1CO融资。反而到了2019年初,随着交易所行业核心地位的凸显以及1CO政策风险的暴露,IEO成了市场炒作的热点。根据1CObench的不完全统计,2019年共有187个项目上架IEO平台,占总量的94.44%。其中第二季度共有128个项目上架,占总量的64.65%,IEO在2019年第二季度集中爆发。但融资金额上并没有表现出如此巨大的时间差异。今年5月份虽然总融资金额达到了10.68亿美元,但其中10亿美元是LEO贡献的,如果去掉这个极端融资项目,5月总额约为6832万美元,比3月、4月和6月都要少,自3月份多家交易所开始推出IEO平台以来,每月融资总额基本在一定区间内小范围波动。这意味着“蛋糕”的大小并没有发生实质性变化,项目多了,反而能分到的“蛋糕”小了。低价开盘首日暴涨百倍币神话实为“面子工程”不少参与IEO的投资者或多或少都抱有中签十倍币的想法,但IEO代币上线真的能暴涨吗?PAData分析了币安、火币、OKEx和Gate.io上各IEO项目代币的首发价格和交易数据[1]后发现,个别交易所的个别IEO项目上线首日的开盘价竟然比首轮首发众筹价[2]更低,比如币安最新的IEO项目ERD、Gate.io的IEO项目BKC、DREP、CNNS。“低价开盘是为了好看,如果按(CNNS)首轮首发价0.006美元开盘,那么第一天最高只有10倍,如果低价开盘,相当于第一天开盘后拉了300多倍。”一位参与了CNNS
IEO的投资者这样向PAData解释这一有违一般期待的现象,他认为,如果说2017年到2018年的百倍币是财富神话,那么如今IEO的百倍币不过是交易所和项目方的“面子工程”。相比首日涨幅的巨大水份,实际上将首日最高价与投资者真金白银掏出去的众筹价相比反而能更准确地反映出投资者首日最高收益。从投资者能获得的首日最高倍数[3]来看,首日平均最高倍数约为8.44倍。其中,参与币安IEO项目的投资者平均首日最高收益最多,平均约12.62倍,其次是火币,平均约8.82倍,最低的是Gate.io,平均也有约5.25倍。可见IEO首日的最高获益情况是比较乐观的,参与一个项目的“打新”最少都能在首日获得大约2倍的收益。但是如此巨大的获利诱惑有两个前提,一个是投资者必须要有足够的筹码才能参与IEO申购,各个平台都在规则中明确了申购前的锁仓金额,尤其是多轮发售的IEO项目,首轮参与门槛往往比较高。这也意味着,IEO是平台币大户们的游戏,普通小散户实际获利或将低于理论值。另一个前提是,首日的高收益往往伴随着剧烈的盘中震荡。所有平台所有IEO[4]项目上架首日的最大振幅都要远远高于历史日均最大振幅水平,两个值平均(中值)相差约11倍,其中CNNS首日最大振幅是历史日均最大振幅的3047倍。想准确地在高位出货,除了需要准确的判断以外,金额也是重要因素。交易金额越大撮合成功的可能越高,也就是获得理论最高收益的可能越高,同样,这也是有利于大户的。最高盈利53倍
是投资还是投机?首日盘中剧烈震荡不禁将一个问题抛到投资者面前——该不该首日就卖出?从币安、火币、OKEx、Gate.io和Bibox今年推出的25个IEO项目来看,历史最高价为首日最高价的项目有12个,相当于48%的项目在首日拉高出货后,再也没有突破这个顶点,整体走势(日K)可以抽象为“╱╲”,首日狂欢后价格持续疲软。历史最低价为首日最低价的项目有8个,占比32%。这意味着,投资者有48%的可能性持有一个首日即出现最高价的项目代币,此时卖在高位获得理论最高收益的可能最大。此外,投资者还有32%的可能性会在首日出货反而亏损,但因为有些币故意低开,实际首日出货亏损的概率要更小。相反,如果首日不卖出,则两个概率都会上涨,尤其是投资者将有68%的机会持有一个会出现历史最低价的代币,概率是较首日卖出的2倍。值得一提的是,25个项目中,有18个代币都已经破发,占比72%。另一方面,从历史盈利倍数的区间来看,其整体平均值约为7.63倍。其中,币安的历史盈利区间均值最高,约为9.17倍,其次是Gate.io,约为8.41倍,历史盈利区间均值最小的是OKEx,只有4.78倍。其中,最大盈利倍数很高的有SERO、ERD,这两个项目上线后最高拉了50倍左右,TOP和GMAT也拉了最高超过20倍。但并不是参与IEO只会盈利不会亏损,25个项目中有7个项目可能亏损,即历史盘中最低价跌破首轮首发众筹价,包括TT、ERD、ALV、CNNS、DREP、MBL。但考虑到个别代币开盘故意创造低价的可能,实际上参与IEO且因IEO代币币价下跌造成损失的可能性是比较小的。7.63倍的历史盈利区间中值实际是高于5.40倍的首日盈利区间中值,但各个交易所的情况略微不同。火币和币安IEO项目的历史盈利区间中值与整体趋势一致,低于首日盈利区间中值,这意味着,持有这两个交易所IEO代币的投资者在非首日卖出可能获利更多。相反,OKEx和Gate.io的IEO项目历史盈利区间中值要低于首日盈利区间中值,尤其是Gate.io,这两个值分别是8.41倍和3.36倍,相差了5倍多,这意味着,持有这两个交易所IEO代币的投资者在首日卖出可能获利更多。这就不免透着一层浓重的投机色彩。平均流动性较低交易量高低与平台币价无关按照交易所的说法,IEO的目的是为了将优秀的项目推向市场,项目上架后将完全由市场决定好坏。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代币的流通性越好,项目优秀的概率越高。但从CoinMarketCap的统计来看,除了BTT以外,大多数IEO代币的流通性都属于一般水平,甚至个别项目的流通性是比较低的。BTT目前已经上架40个交易所,共流通85个交易对,是IEO项目中流通性最广泛的一个项目。其次这两个指标都相对表现良好的项目还有FET、MATIC、CELR,整体而言,币安Launchpad的项目流通性比其他交易所IEO项目更好,至少在流通性的广泛程度上更好。但所有IEO项目的流通深度是大致接近的,即交易所和交易对的比值大致接近,均值约为2,相当于每个IEO项目上架1个交易所平均会流通2个交易对。其中ONE的流通深度最深,比值为3,相当于比一般IEO代币在每个交易所都多1个交易对,其次高于深度均值项目还包括TOP、NEW、TT和BTT。而且大多数IEO项目对首发交易所的依赖性很高,平均有约66.13%的交易额来自首发交易所。其中ONE、ERD对币安的强依赖,SERO对Gate.io的强依赖,以及BLOC对OKEx的强依赖,这四个项目超过96%交易额来自首发交易所。相反,BTT、MBL、MATIC、FET和RSR有50%以上的交易额来自首发交易所以外的其他交易所,BTT是对首发交易所依赖程度最小的一个项目。由于IEO项目的申购需要使用各交易所的平台币,这实际上将平台币与项目代币进行了捆绑,一方面赋能平台币以交易媒介的新职能,这可以支撑平台币币价上涨;另一方面,投资者在申购结束后往往会抛售手中的平台币,抛压造成平台币币价下跌。由于目前BNB、HT和OKB是较为主流的平台币,在此仅观察这三个平台币与IEO代币的相关性。从各平台首期IEO前一周开始观察,截至7月16日,BNB已经最高翻了6.38倍,HT最高翻了1.57倍,OKB最高翻了1.24倍,可见今年第一个吃螃蟹的币安是分到了最大的一块蛋糕。而且BNB与个别IEO项目代币之间的相关性也较高,如与MATIC和BTT的币价相关性都超过0.7,属于显著的正相关。而HT则与大多数IEO项目代币形成了负相关关系,比如与TOP、NEW和TT都有超过0.5以上的负相关性,这可能与火币初始IEO规则中未明确锁仓要求有关,这使得HT面临了比较大的抛压。但如果考察各IEO项目代币的交易量与平台币币价的相关性就能发现,交易量与平台币币价都无显著相关性,这意味着,如果IEO项目带动了平台币币价上涨,那动因可能来自IEO的对平台声誉的广告效应,而非IEO代币所创造的业绩(交易量)。

[丨有深度的财经媒体]热门财经资讯、股票行情、原油期货、外汇汇率、贵金属投资、国际债市、财经专家解读尽在
/

图片 1

摘要: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

文 | 棘轮 比萨

2017年底比特币以历史最高的价格高调亮相后,币圈的热情被迅速点燃。但随着2018
年的数字货币总市值逐步走低,市场逐渐陷入低迷状态。到了 2019
年全球首次交易所发行IEO闯入了投资者的视野,为低迷的市场带来了新的希望。

13万人参与,3774人认购成功,19秒抢完。这是火币首轮IEO项目的抢购实况。

那么IEO到底是什么新概念呢?IEO的全称

在三个月时间里,币安、火币、OKEx,纷纷宣布上线IEO。有网友戏言,几大交易所从未如此团结。

图片 2

IEO,为交易所的平台币带来了新的使用场景,在沉寂已久的币市如同一针强心剂。平台币因此暴涨,投资者则蜂拥抢购项目份额。

图片 3

但在疯狂的IEO背后,越来越多的投资者表现出了担忧。一些人明知这就是一场击鼓传花的博傻游戏,却仍然义无反顾。

图片 4

IEO,究竟是牛市的开端,还是一个充满了黑庄、圈套、陷阱的赌场?这场突然开启的热潮,又会将币圈带向何方?

​是Initial Exchange Offerings,即首次交易发行。IEO 与首次代币发行ICO
类似,但区别在于 IEO 是由交易所本身操刀来进行发币募资。每个交易所的 IEO
架构可能略有不同,但总体上的大原则没有什么出入。交易所在中间承担了发币募资中关键的投行承销职能,进行营销、募集资金和代币分发。等前期工作做完,相关项目的代币将在交易所挂牌交易。

01

币安在2019 年初一手推动 Bittorrent 项目的代币 BTT
在资产发行平台Launchpad平台进行 IEO,开启了这一轮
IEO的火爆登场,发行币种也是风光无限。无数交易所加入竞争行列,也推出自己的
IEO 项目,其中包括 ZB、火币、KuCoin、OKEx
等等。据不完全统计,全球已上线或即将上线 IEO 的交易平台超 20 家。IEO
项目的数量超 50 个,主要在 3 月到 4 月形成井喷。

疯狂

目前来看,IEO受到了太多的质疑,甚至有人说IEO又会重蹈ICO的覆辙。当然,赵长鹏也曾站台,“很高兴越来越多人加入IEO俱乐部,我们相信区块链拿来融资才是真正的杀手级应用”。可见非常看好IEO模式,那么各大交易所推出的IEO项目结局都是一片繁荣和美好吗?来看看同样的IEO,各大交易所是如何理解并玩转它的。

3月26日晚8点,数字货币玩家张龙匆匆吃完晚饭,便打开电脑,开启了早已保存好的火币页面。按计划,一小时后,他将在这个页面抢购火币Prime上的首个项目——TOP。

币安交易所引爆,多家交易所角逐IEO

TOP的抢购页面上显示着大大的金色倒计时提示,诱惑着所有打开页面的抢购者。在倒计时结束后,张龙看到的抢购界面仍然是一片空白。他急忙刷新网页,输入金额,点击抢购。但系统提示却告诉他,抢购失败。

今年1月28日币安在BinanceLaunchpad首次发起了BitTorrent的IEO众筹计划,在不到15分钟内达到了712万美元的众筹目标及BTT首发就造成了币价的10倍上涨。

在这场名为“IEO”的大潮中,张龙无意间成为了浪潮的推动者。

3月12日,OKExCEO Jay Hao发博称OKExutility
token销售平台“OKJumpstart”从技术到产品都已准备就绪,随时可以上线,OK紧随币安即将开启IEO模式。截至目前,OKEx只上线了Blockcloud一个IEO项目。

所谓IEO,指的是项目方跳过ICO等公开渠道,直接在交易所上币。而投资者们,则大多只能使用交易所的平台币,认购份额。

3月22日, ZB.com发布公告宣称将于3月27日正式开启ZB区块链资产发布通道ZB
LaunchPad。公告指出,ZB
LaunchPad聚焦区块链潜力应用,聚集行业资源,提高项目在加密货币生态系统中的影响力,ZB
LaunchPad上发布的项目将在ZB.com上线交易。并于3月27日,ZB、BW、ZBG分别开放联合LaunchPad的首个项目SYS公链

事后,火币发布的官方数据显示,全球范围内共有13万用户参与了TOP的抢购。最终,有3774人抢到了TOP的首发份额。

3月26日,火币上线首个IEO项目TOPNetwork,以远低于项目方融资价格发起抢购模式。4月16日,火币上线第二个IEO项目Newton,5月9日即将开始第三个IEO项目Thundercore的抢购,可以看到在项目发布周期上,火币与币安类似,平均都是每月一个。

TOP的抢购共分为三轮。第一轮的3亿枚TOP在7秒内被抢光;第二轮的4.5亿枚则仅用时5秒;第三轮7.5亿枚用时7秒。也就是说,仅19秒时间,15亿枚TOP便被抢购一空。

Gate交易所近日也公布了自家平台币的抢购规则,平台币GT总量共10亿,初始流通量3亿,其中超2亿是以平台抢购的模式进行。开通了Gate.io
Startup通道并上线首期项目CNNS。

然而,7秒、5秒这样的数字,在张龙眼中毫无意义。他的感受只有两个字——“秒没”。

IEO的出现让一度沉寂的2019年波澜再起,但同样的东西在各大交易所的结果都一样吗?

这场抢购被外界戏称为“币圈双十一”。据说有玩家包下整个网吧,雇人抢购TOP。还有一张照片到处流传:一位身穿美团外卖骑手服装的小哥,蹲坐在台阶上,用笔记本看火币Prime抢购页面。

IEO考验平台硬实力:不是谁都能碰

“先生不好意思,如果我没抢到TOP,您的餐就能马上送到。如果我抢到了,我就不送外卖了,您最好另点一份。”有网友根据网络图片调侃。

至于平台IEO是否成功,第一反应就是在币价涨幅上,结合币安,OKex,ZB,火币和Gate的发行的IEO项目来看,结果有好有坏。ZB发行的SYS公链在于涨幅走势上最为平稳,在开盘后的表现,同时从涨幅倍数上看,也是几个交易所最高的,一个项目能保持比较高的涨幅并且行情稳定实属不易。反观Gate发行的CNNS项目,虽然在开盘后的涨幅惊人,但价格迅速回落。截至发稿时,Gate交易所CNNS的价格为0.011美元,众筹的均价为0.015美元,已经破发27%。

疯狂的抢购推动了TOP币价的攀升。以HT计价,开盘仅半个小时,TOP就创下了28倍的币价涨幅。

从涨跌幅和后期项目行情来看,币安,OKex,ZB,火币推出的IEO项目都没有本质差别,无非就是涨幅高低的问题,项目整体表现不错,用户反馈也极其良好。究其根本,IEO的成功仍然取决于平台的实力,用户数以及交易深度,这些因素的好坏最终决定了IEO项目的市场表现。

但在暴涨背后,TOP却缺乏价值支撑。张龙坦言,自己对TOP项目一知半解,更从未看过其白皮书。“但这是火币的第一个IEO项目,只要抢到就是赚,火币不可能把这个项目搞砸了。”他说。

赵长鹏曾发表过对于IEO的看法:通过IEO,我们越能与其他交易所一起帮助项目方,加密行业就会越好。同样,当行业走向成熟时,每个人都会受益。出于这个原因,我们鼓励其他人复制我们的模式。但关键是他们需要帮助良好的项目成长,而不是为骗局提供便利。可见CZ本人也很清楚IEO的利弊,强调IEO旨在帮助良好项目成长。

当所有的投资者都不再关心项目本身,只是相信会有后来者接盘时,所谓的IEO,就变成了击鼓传花的游戏。

面对市面上对于IEO的质疑,ZB集团副总裁欧若拉则对ZB
LaunchPad进行了澄清:ZB
LaunchPad不是IEO,而是ZB为满足用户需求推出的综合上币服务,参与的项目方通常以低于预发行价的方式出售代币,通过二级市场直接撮合,与IEO有着本质的不同。和其他跟风者不同的是,ZB对于自己推出的区块链资产发布通道ZB
LaunchPad有自己的认知和理解,明确区别于市面上理解的IEO。

在达到28倍的币价涨幅巅峰后,TOP的价格迅速下挫,在10分钟内较最高点下跌近80%。几经跌宕,目前TOP的价格仅为0.11元,较4月1日的次高点又跌去了54%。

本文出自

令投资者失望的,不止是TOP。

作为火币的首个IEO项目,TOP并未设置抢购的HT持仓门槛。但HT仍然是TOP的唯一交易筹码,大量用户因此购入TOP。

在TOP抢购完成后,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没有抢到TOP的投资者们开始愤怒地抛售HT,后者的价格迅速下跌。不到两个小时时间,HT便从2.54美元跌到2.26美元,跌去了11%。

而HT交易区内的多个币种,则成为了HT持仓者的避险买入对象。一时之间,该交易区内的多个小币种突然暴涨——Kcash、MT等币种的价格,甚至几乎翻番。

“乱套了,都乱套了。”张龙说。

02

扩张

被调侃“乱套了”的IEO模式,始于交易所币安。

2019年1月,币安重启了代币发行平台“币安
Launchpad”,并宣布将在该平台发行新项目。

新Launchpad的首个项目,是BitTorrent。

这是一个早在2001年就已问世的P2P下载协议,曾被网友昵称为“BT下载”。2018年,BitTorrent被孙宇晨的波场收购,并发行了BTT作为Token。

在币安 Launchpad上,用户可以使用币安的平台币BNB众筹BTT。

1月28日,BTT上线,遭遇用户疯抢。13分25秒内,237.6亿个BTT被抢购一空。

9天时间,BTT便由众筹时的0.00001824 BNB,暴涨至最高的0.0001796
BNB,涨幅接近10倍。

但在疯狂过后,BTT仍然没有逃脱暴跌的命运。截至4月4日,BTT24小时最低价格为0.00003961BNB,较最高点已跌去78%。

有人预测,币圈新一轮“跑得快”游戏已经开始。

但BTT的火爆,仍然让币安的Launchpad成为了熊市中的焦点。它的第二个项目Fetch.AI的发行时间更快,仅11分14秒便完成了发行。

币安Launchpad的火爆,还带动了一项新的产业——代理KYC。由于币安Launchpad不支持中国大陆用户KYC,许多国内投资者不得不寻求“旁门左道”。

“据我了解到的情况,从印度拉人头做币安KYC认证,费用是500元一次;后期需要人脸验证的,则是800元一次。”参与了FET公募的陈志诚透露。

对于币安而言,Launchpad最大的贡献,也许是抬高了BNB的币价。

由于Launchpad上发行的代币只能通过BNB购买,BNB的价格在两个月内成功翻番。随后,各大平台币都开始蠢蠢欲动。

媒体把币安Launchpad的发行模式,命名为IEO。

“IEO可以被简单地理解为,交易所为项目方背书发行代币。”陈志诚告诉一本区块链记者,“这相当于交易所发行了另一种平台币。”

币安创始人赵长鹏此前曾对媒体表示,IEO模式的核心在于找到好项目。“最重要的一点就是选好的、实际干活的项目。”赵长鹏称。

他还表示,币安很欢迎其他交易所推出IEO,它们如果能够帮助更多好的项目成长,对行业肯定是好事。

一石激起千层浪,随着币安Launchpad大火和火币Prime的上线,OKEx也推出了自己的IEO平台OK
Jumpstart。

2019年3月12日,OKEx CEO Jay在其个人微博上表示,“OKEx 的 utility token
销售平台 OK Jumpstart 随时可以上线。”

4 月 1 日,OK Jumpstart 正式确认首期项目为 Blockcloud。

次日,OKEx公布了OK Jumpstart代币的销售规则。

与币安Launchpad、火币Prime类似,OK
Jumpstart采取预约、中签的方式进行代币销售,仅OKEx平台币持有用户可以参与。

消息一出,OKB价格应声大涨15%。

至此,IEO模式已席卷三大交易所。而海外交易所,也开始迅速跟进IEO的新模式。

3月21日,美国数字货币交易所B网也宣布将推出首个IEO项目:VeriBlock,其平台用户可以在4月2日开始参加VeriBlock的IEO。

今年,交易所大战的主题,似乎已经确定。

03

比谁跑得快

尽管缺乏落地支撑,但IEO仍然令投资者趋之若鹜。这让很多投资人、从业者担忧。

“目前来看,IEO的逻辑和股票市场的‘打新股’最像。”资深数字货币投资者陈波对一本区块链记者表示。

打新股,指的是在新股发行时,股民进行申购。中签的人,即可买到即将上市的股票。

“为什么打新股如此之火?因为大多数新股一上市就是连续一字涨停版。”陈波说,“你要是打中了一个新股,不赚上几万块,都不好意思说自己中了。”

在他看来,自从A股新股发行规则改变以来,打新股就变成了“无风险高收益”的操作。绝大多数新股都可在上市当天封死涨停板,然后连续涨停。

与打新股类似,IEO市场的申购规则,也遵循“持仓、中签、申购”这一模式。

“但与股票打新不同的是,币市24小时交易,不设涨跌停板。”陈波表示,“这就意味着,IEO项目的上涨周期会很短。”

在他看来,每家交易所推出的第一个IEO项目,都会聚集大量的热点、热钱。但热点一过,其币价必然大跌。

这让IEO投资成为了一场“比谁跑得快”的游戏。投资者之间的相互猜忌与踩踏,也变得更加粗暴和赤裸。

本就将IEO视作“击鼓传花”游戏的张龙,在TOP中签失败后,仍然在关注TOP的后续走势。但他早已决定,不会在二级市场参与这场游戏。

“BTT的先例摆在前面,TOP最多‘玩’一周就结束。兄弟们,能跑赶紧跑吧,别再指望有人能接盘了。”他在社群中劝诫他人。

近日,数字货币市场再起波澜。比特币等主流币种全面上涨,有人开始猜测IEO的浪潮已经撼动主流币市,也有人担忧,IEO是在透支投资者的热情。

“我甚至认为,这波IEO的热度过后,币市可能会陷入更为糟糕的熊市。”财经专栏作家殷浩天告诉一本区块链记者。

他认为,IEO在本质上仍然是一种ICO,甚至是一种无需发币的ICO。

“以前ICO需要把ERC20代币打到个人钱包实现筹码的发放。”殷浩天说,“现在的IEO,直接把筹码放在交易所了。”

这样一来,交易所就成为了最高权力的制定者。换句话说,在这个市场,交易所既是卖票的赛事主办方,又是裁判员,还亲自下场比赛。它们不仅可以从比赛中受益,还能直接操控比赛的各个环节。

一位不愿具名的区块链投资人对一本区块链记者表示,IEO使用平台币作为募资筹码,属于“人为创造的需求”。而交易所们的目的,就是为了拉升平台币价格。

“区块链、数字货币的去中心化思潮,在中心化IEO的面前消失不见。IEO带来了太多的不透明性。”殷浩天说。

越来越多的投资人已对IEO形成共识:在这场击鼓传花的游戏中,大家比的就是“谁跑得更快”。

随着交易所IEO阵营的不断扩大,这一模式究竟能维持多久?而这场人为制造的牛市,又将以何种结局收场?

我们不得而知。

*文中部分受访者为化名。

区块链骗局不断,如何保护财产安全?

“区块链”兴起后,不少违法项目,都披上它的外衣,吸引新“韭菜”。大量受骗者投入资金,却血本无归。

不懂趋势、技术和行情的普通人,该如何去伪存真、保护财产安全?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一本区块链。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